宝贝放松喷出去

凰无忧本来就说不清是怎么回事,现在北宫倾城这样温柔,顿时就把话说出来了。新·匕匕··网·首·发.xinbiqi.

北宫倾城安静的听着,其实今天这事根本说不清楚,因为凰无忧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本来是很郁闷的心情,北宫倾城来了之后就不郁闷了,也不能说是不郁闷,只是心里舒畅了很多,要说怎么吃那么多,凰无忧就一句话,就是菜太好吃了。

“无忧,娘亲的事别急,既然在调查那肯定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,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找她。”北宫倾城把凰无忧抱在怀中,温声说道。

凰无忧被北宫倾城温声弄得没任何抵抗力,点点头:“好,有下落时我们一起去找。”

根本没注意到北宫倾城说的娘亲,不是你的娘亲,而是娘亲,而凰无忧却没发现这个字眼。

北宫倾城轻笑:“以后不可以为这个不开心,也不可以因为别人说的话而不开心。”

“玲儿和你说了?”凰无忧一听就知道肯定是玲儿说了,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别人说的话。

北宫倾城一点都没有问侍女问事情的可耻意识,大大方方的靠着椅上:“对啊,玲儿和我说了,说的很详细,无忧今天是狠狠地打了叶蓉蓉的脸。”、

凰无忧想着好像似的,不过叶蓉蓉最后一句话让自己很不爽,好像谁都没占到便宜,只是嘴上耍耍,不过就等着后天,大会上让你看看到时会是怎样。

“倾城。”凰无忧闭着眼睛叫道。

北宫倾城慵懒的回应:“嗯,我在。”

“倾城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倾城。”

“嗯??什么事?”

“没事,就是想要叫叫你!”凰无忧说这话时,想要迅速的起身到一旁。

却被北宫倾城的手拦住,根本挣脱不开。

“嗯?!就想要叫叫我?那你继续叫,我听着,不许停!”北宫倾城闭着眼说道,语气却是不容置疑。

继续叫,凰无忧可不愿意:“我困了,要睡觉,你回去吧!”

北宫倾城动也不动,手更是不放松,闭着眼睛装熟睡。

凰无忧挣脱不开,使劲拍打了下:“让我去睡觉,困死了。”

“不,叫我名字。”北宫倾城力气更大的抱着凰无忧。

“。。”晋王你这样你妈造么?凰无忧真的很想问一句。

但只能在心里想想,还是乖乖地开口:“倾城,我好困,让我睡觉。”

北宫倾城这才满意一点:“嗯,继续叫几声我听听。”

凰无忧扶额,这是被叫上瘾了吗?

早知从现代拿一个录音笔带过来,让你一直听个够。

“倾城,我真的困了。”凰无忧觉得自己眼皮在打仗,但北宫倾城却还是不让自己离开。

死死的抱着自己,根本挣脱不开。

北宫倾城满意的松手:“睡吧。”

凰无忧也不沐浴了,直接跑上床,迅速入睡。

北宫倾城在凰无忧睡着后才离开,看着熟睡的凰无忧,觉得内心满满的都是喜悦。

北宫倾城离开后,径直来到了叶蓉蓉住所,听着里面说的话,让北宫倾城很想现在就把她们一杀为快。

两人居然在讨论着怎么让无忧出丑,怎么在大会上让无忧触犯皇上,怎么在大会上揭开无忧那母亲留下的污点。

但想到无忧也在大会上安排了她们的下场,北宫倾城就没有做什么,但是却安排了人在大会上密切注视着叶蓉蓉等人。

皇上这次大会邀请了各国之人,大臣们都可以去参加,及第之女也都要去参加,所以凰无忧也在此次名单内。

凰无忧已经把当天的事情都安排好了,由暗夜阁的人协助,程斌为主,让她们在当天触犯龙威。

一晃到了大会之日,凰无忧早早的被玲儿叫起床。

起床梳妆打扮,要以最隆重的一面来参加此次大会。

衣衫也都要用新的,而凰无忧是随便的从云霓阁拿来了一件不对外出售的衣服。

凰无忧没有过多的打扮,只让玲儿给自己挽了一个发鬓,头上插了一个淡青色的簪子,衣衫是浅绿色,刚好相配。

马车已经等候在府外,凰泽已经坐在其中,叶蓉蓉也在里面,凰无忧弯身上了后面的马车,凰琉琛骑着马一同去皇宫。

因为早上是要祭祖,所以各国之人都没来,只有这些大臣和大臣家属前去。

本凰无忧不想去,但是皇上指明要自己前去,凰无忧看了躲不过只有前行。

凰无忧坐在马车内就歪在一边想要睡觉,但是被玲儿一直制止。

“小姐不能睡,这样等会盘的头发就要乱了。”玲儿看起来小心翼翼的,这个头发是玲儿盘了很久才好的,现在要是坏了,那就没法了。

玲儿一直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,凰无忧就坐在马车内,昏昏欲睡,却没办法睡着。

好不容易到了宫门口,都下了马车,要走进去,凰无忧看着前面的道路很想回去。

但到了这里也没办法回去,只得继续跟着走着。

走到第二道宫门时,男人走到了另一条路,女子还要继续向前走。

这一条路都是世家夫人小姐,凰无忧很不想继续走下去,但是离着御花园还很远。

御花园今天是皇后主场,太子妃站在一旁帮忙协助,虽然太子妃刚接触禁足,但是也帮了皇后很多忙。

御花园里还是如同春季一样,百花争放,众人一同拜见了皇后,随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。

凰无忧拉着玲儿到了假山边,找了一块石头坐在上面,内心腹诽:“好累,早知这么累,就不该前来。”

玲儿站在一旁:“小姐是不是很久没有训练了?怎么才走这么点路就累了?”

“这和训练不训练没关系!”凰无忧很苦恼,明明是自己穿的这个鞋子这么难走路,所以自己才会这么累,怎么可能是因为走这么远的路而累。

这种鞋就是所谓的履,不过也说不好,这在古代是很普遍,但是在现代你让人穿这种鞋,那简直比裹小脚还要难受。

“唉,走吧。”凰无忧也知道说了没用,只能接受。
查看全文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