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宝强称做人忠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晨曦从落地窗穿透进房来,洒落在宽大舒适的床上。

李小柔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揉眼睛,一次不够,又闭着眼睛死命地揉,然后睁开眨了眨,眨了又眨,脑袋摇了摇,摇了又摇,脑中突然闪过昨晚的一些画面……

左右看看,才发现不对劲,怎么会睡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?她赶忙拉开盖在身上的被子,看自已的衣服是不是还穿在身上。

喔!还好,总算没有**!她松了口气。

怎么回事?这是什么情况?拍了拍脑袋,只记得自已被人绑架,关在废弃的烂尾楼里……后面的怎么没印象?迷迷糊糊中,只依稀记得,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不停地叫自已的名字,难道是他?

正在思怔间,纪承伟的声音响起来:“怎么不多睡会?”

果然是他,李小柔又惊又喜地跳下床,赤脚向他跑去,“是你救了我?”

张开双臂,把她拥进怀中紧紧地抱住不放,“你以为是谁?赵云海吗?”

“我以为……以为……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她边说边哭,“他们……他们……说……要先jian……后杀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

“对不起!”纪承伟心疼地道歉,“都是我不好,不该用言语伤害你,要不然,你也不会着了这些人的道,都是我的错……我的错……现在所有问题都解决了,那伙人狗跳墙,差点害死王洁,他们都受到应有的惩罚,以后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。”

“赵云海呢?他没事吧?”她抬起头焦急地问。

“他当然有事。”纪承伟脸上带着看不透的笑意。

“是不是受伤了?严重吗?快带我去看他!”拉着纪承伟的手就要往外走。

“傻瓜,他的事就是娶诗雨。(!赢话费)”他在她鼻尖上刮了刮,“再这样,我可又要吃醋啦!”

“真的吗?真的吗?”李小柔搂着他的脖子,不相信地瞪大眼睛。

“嗯。”他清了清喉咙,“我可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赵云海,先是拐走我的女朋友,现在又要拐走我的妹妹。这个赵云海,怎么老是跟我做对,妹妹刚找回来,做哥哥的还没来得及疼她,就让这小子抢先了。”

“你敢!”李小柔撒娇地嘟起嘴,“看我不告诉伯母和方阿姨去。”

“去呀去呀!”纪承伟松开她,负气地推了她一下。

重心不稳,差点摔倒,她尖叫一声,他迅速揽她入怀,深情的眼眸注视着她。

她心悸抬眸,迎视他,完全被他温柔深情的眸光震慑住了,呆愣得一动不动,那份熟悉而又陌生的眸光中,有幻境在闪现。

“柔。”他低喃,呼出的气息与她的气息相融在一起,他吻住了她,在她娇嫩的唇瓣上反复亲吻,摩挲出更多的火花,直到她在这美妙的亲吻中发出阵阵轻颤,他才用舌尖轻轻地深入到她的唇内,索取属于她的甘甜。

宛如涓涓细流淌过她的心湖,一发不可收拾地努力回应着,沉溺在他激情的气氛里,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止了转动。

“柔,我们结婚吧!”他突然停了下来,亲呢地用头抵住她的额头,双手十指交扣在她的玉颈上,宠溺地用鼻尖摩挲她的鼻尖。

“……大叔……你确定是在跟我说话吗?”李小柔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“呃……你确定是在跟我说话吗?”纪承伟故意学她。“只不过大你八岁而已,叫我大叔是不是太夸张了?”

“讨厌!你确定要娶我吗?”泪水忍不住从眼眶里滑落,“你这么老,我才不要嫁给你这样的大叔,你还是娶王洁比较合适!”

“还在吃醋啊?”纪承伟托住她的脸,“对不起!我不该利用她来刺激你,这次绑架事件的幕后人就是她,其实,我跟她真的没什么,起初带她回来,只是想气气妈妈,没别的意思,根本没想利用她来伤害你,这不是我的本意,是因为……我太嫉妒赵云海,所以才演变成后来那样,有时,我又想,赵云海那么完美,想要成全你们,可当我看他拉着你离开的那一刻,我才发现自已的心也随你而去……”

“灰太狼。”她的眼里溢满了爱意,小手抚上他英俊的脸庞,“在我心中,永远都有王宝强称做人忠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灰太狼的位置,云海他只是我的好哥们,好闺密,我们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那也只是为了气你而故意装出来的情侣……”

汪秀华静静地站在门口,像没事人一样看着他们的互诉衷肠。

龙秀跑上来,人还未到声先到,“汪姐,人还没醒吗?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?”

看来想躲开都来不及了,汪秀华尴尬地冲刷刷转向自已的眼神笑,“嘿嘿!我什么也没听到,什么也没看到,你们继续!继续!”

说完转身就想溜走,看儿子栽在李小柔手里,她忍不住偷笑,这就叫以恶治恶,王宝强称做人忠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一物降一物,这个家以后有得瞧了!

纪承伟快一步拉住要逃走的妈妈,用阴阴的眼神看着妈妈,“笑什么笑?”

汪秀华拂开儿子的手,“切!不能笑吗?”

“笑可以,今后可别教她那些修理男人的损招。”纪承伟警告妈妈,怕她搅和进两人的感情世界,出些整治男人的馊主意,他可不想纯洁的她被妈妈带坏。

“怕了吗?”汪秀华一副等好戏看的样子。“那你就坚持初衷,继续跟我对抗到底,永远不结婚啊!也不用担心我带坏你的心肝宝贝。”

“你……”纪承伟气结,沉默几秒后拉过李小柔,“老妖婆,你别得意,我发誓要生个小魔王来折磨你,你这辈子都别想过清闲日子!”

“哈哈……”汪秀华大笑着离去,这个倔强的儿子终于肯低头了,虽然还是叫她老妖婆,但她明白今天的老妖婆几个字中,蕴含了不舍的亲情,儿子终究还是舍不得她,冤家母子的情缘看来要由那个未来的小魔王来偿还了。

看着妈妈离去的身影,纪承伟终究还是缴械投降了。

李小柔也心满意足地笑了,她也放心地把手交给心爱的男人。

一个月后,浪漫的普罗旺斯海宾城堡,结婚进行曲正在响起,在迷幻的熏衣草舞台上,两对新人正幸福地踏上红地毯……

这是一场打破传统的婚礼,因为方诗雨没有爸爸牵着出场,所以李小柔也省去了这段,虽然她的父母都在结婚现场,可她不想让更多的人遗憾。

两对新人,站在台上,在主持词的旁白下,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仪式。

两对新人手牵着手,在祝福声中奏响了幸福的乐章……

台下的亲友们,不断向台上的两对新人抛撒着象征幸福和甜蜜的花瓣。

方素素喜极而泣,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!”

汪秀华默契地接过话,“是啊,我们都等到了!”

“元鹏要是活着多好!”方素素激动得泪流满面地感叹。

怕方素素太激动,汪秀华劝解道:“这样大好的日子,该高兴才对,哭什么哭?”

一抹说不出的感动从方素素心里油然而生:“华姐,谢谢你!这些日子,要不是你,我恐怕这辈子都难从噩梦中醒过来。”

“不,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,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爱,爱是付出,不是占有,这些年,我虽然拥有整个vk,可我每天都是生不如死地活着,儿子不认我这个妈,视我如蛇蝎。”汪秀华也泪眼婆娑起来。

……

婚礼进行曲最终还是将两人的视线带回到台上,那一刻,她们都笑了,仿佛曾经的恩怨都在礼炮声中烟消云散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